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最近新闻暴露出来的案件,看看笼罩这个社会的黑色可以有多浓

2018-9-12 05:13| 发布者: administrator| 查看: 658| 评论: 0

摘要:     吉林省四平市铁西区一块8.1亩的耕地,农民芦广林家种了30多年,尽管承包合同上白纸黑字,还盖了村委会的公章,法院两审认定芦家无合法承包权,芦家长子芦志钢还面临12年牢狱之灾。  案件导火索是一起暴力 ...
  
  吉林省四平市铁西区一块8.1亩的耕地,农民芦广林家种了30多年,尽管承包合同上白纸黑字,还盖了村委会的公章,法院两审认定芦家无合法承包权,芦家长子芦志钢还面临12年牢狱之灾。

  案件导火索是一起暴力强拆事件。2015年10月3日凌晨,强拆队扒烂芦家的农用建筑物,砸坏私家车。芦志钢报案后,警方调查无果,芦家人诉诸信访。此后,在警方主持调解下,芦志钢与未取得用地手续、也无征收资质的开发商华宇集团达成协议,后者支付拆迁补偿费等共计700万元,芦志钢同日签订息访协议,但付完款当天,华宇集团即报案称被诈骗,此案被当时的市领导“督办”。

  诈骗案的侦办比强拆案顺利得多,但自始就存争议。警方起初以“诈骗罪”报请批捕,检察院未批,后来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批捕,公诉时又改为“合同诈骗罪”。芦志钢本人及其律师始终作无罪辩护。

  一审,铁西区法院认定芦志钢构成合同诈骗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2年。而在二审法庭上出现这样一幕:检方改口,明确指出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建议发回重审,而四平中院未采纳该意见,终审裁定维持原判。

  华宇集团占用芦家的8.1亩后大地后,投入到“华宇城”商品房项目的开发中。但事实上,强拆事件发生时,该地块仍是集体土地性质,尚无转为国有土地的批文,华宇集团实际于2016年7月才获拿到该地块的国有土地使用证。芦艳霞指出,“华宇集团当时的做法性质是违法占地、违法征收,因为政府才有征收资格。”

  而“华宇城”项目,得到当时四平市主政官员的支持。华宇集团官网的一则消息称:2015年4月28日上午,四平市委书记刘喜杰、副市长王宇等领导亲切视察了华宇集团‘华宇城’在建项目,对项目建设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华宇集团董事长赵洪新陪同了视察。

  刘喜杰已于2017年6月落马,后被“双开”。官方通报称,刘喜杰在四平任职期间被“老板们”围猎,围猎者包括分3次向其行贿13万欧元的房地产商赵某。此外,王宇于2017年9月落马,他的另一身份是原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的外甥。

  新闻链接http://news.china.com/socialgd/10000169/20180620/32558581.html

  时任四平市委书记刘喜杰后来官升吉林省政府秘书长、省政府党组成员、办公厅党组书记、办公厅主任(兼)
  是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共十八大代表,中共吉林省委第九届、第十届省委委员。

  这个案例可以看出什么?我们抛开一切细节甚至案件本身,仅仅思考下,这种事情在我们的体制下是否有可能发生?

  结果令人不寒而栗。当我们的“领导”愿意,手中权力也足够大,完全可以做到公检法一手遮天,官商勾结行政干预司法,栽赃陷害,信访、媒体、纪委完全形同虚设,法院、公安、检察院毫无立场。当权力者不要脸时,民众没有任何制度上的保护和反制手段。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这个案例就体现了我们体制中的绝对权力的恶果。

  当一种现象暴露于公众视野时,那么我们就可以确信这不是个案而是一种普遍现象。今天是芦家,明天就可以是张家、李家、王家,只要权力者“任性”起来,就可以让你身陷囹圄乃至家破人亡。你的身家性命寄托在“领导”的个人操守上面,祈祷“领导”们真的是毫无私心一心为公,或者祈祷“领导”们的私心和“任性”别波及到你,这样真的有安全感吗?

  在手握大权的公务员眼中,“人民”作为一个整体概念也许是值得挂在嘴边加以重视的升迁资本,而你作为一个“人民”中的具体个人,不过是一个想怎么摆弄都可以的小虾米而已。也许你至今毫无所觉,那也不过是因为你渺小到入不了他们的眼而已。你在这个社会中越是往上爬,越是感觉到在权力面前的卑微和战战兢兢。

  在这个社会,你想做任何事情都必须应付这些贪婪的、任性的、高高在上的群体,更要承担得罪这个群体的风险。越是往上走,越是卑微。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