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 官方微信
    微信公众号 添加方式:
    1:搜索微信号(888888
    2:扫描左侧二维码
  • 手机访问
  • 武汉耍耍网|武汉桑拿|武汉夜生活|武汉夜生活网|武汉桑拿网|武汉夜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湖北省恩施市寡妇吕书菊为女儿房产被霸占喊冤几十年(转载)

    2018-9-14 08:30| 发布者: administrator| 查看: 793| 评论: 0

    摘要:     湖北省恩施市寡妇吕书菊为女儿房产被霸占喊冤几十年    实名发帖人:吕书菊身份证:422801195012192242发帖人电话:18671806558  吕书菊声明为本文真实性和发帖转帖行为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1984年, ...
      
      湖北省恩施市寡妇吕书菊为女儿房产被霸占喊冤几十年
      


      实名发帖人:吕书菊 身份证:422801195012192242发帖人电话:18671806558

      吕书菊声明为本文真实性和发帖转帖行为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1984年,朱启贵和吕书菊离婚,口头协议预定房屋是留给两个孩子,四个孩子中两个孩子由朱启贵承担抚养责任。
      朱启贵的哥哥代为抚养两个孩子不到半年,遭遇虐待的两个孩子来到母亲身边不愿意回去,寡妇吕书菊含辛茹苦将四个孩子抚养成人,可是,吕书菊和孩子们毫不知情的前提下,朱启贵将属于两个孩子的房产偷偷买给了其哥哥。
      法院没有站在公正立场去判决,从此,吕书菊踏上了上访之路。

      离婚时口头约定房产是属于两个孩子的

      吕书菊和前夫朱启贵于一九七一年结为夫妻,育有四个女儿。
      朱启贵不务正业,不顾家室,四处飘荡,在外与其它女人长期姘居,影响恶劣,终于在一九八三年被判刑三年。
      一九八四年,吕书菊只好提起离婚诉讼。当时朱启贵还在服刑,法院以特别方式开庭审理,最后经法庭调解,双方离婚,分割了财产和债务,吕书菊与朱启贵的四个女儿,一人抚育两个。
      考虑到当时的朱启贵在服刑,吕书菊同意将吕书菊们在芭蕉街上唯一的一间房屋给与朱启贵,以便跟随他的两个孩子有落脚处。
      当时,吕书菊和朱启贵也口头约定,这房子以后就是两个女儿的。

      朱启贵违背约定虐待孩子和将房产卖给他人

      虽然有两个孩子判决给朱启贵抚养,但离婚判决下达之后朱启贵尚在服刑,当时判跟他生活的大女儿朱万平才12岁,三女儿朱荣才8岁,生活不能自理,只有托付给他的胞兄朱启富抚养。离婚后的吕书菊带着两个女儿离开老屋,另觅住处生活。
      可是,不到半年后,朱启富开始虐待这两个女儿,不给她们供书,逼迫她俩给人做工,两个女儿逃到了吕书菊处,不愿再回去。
      作为母亲,吕书菊不能抛下骨肉不管,只好接收这两个女儿,独力抚养四个孩子。
      那时候,大的12岁,顶小的才5岁,嗷嗷四张嘴,就靠吕书菊这个寡妇来抚养,其艰难处境,可想而知。更由于当时吕书菊独力抚养四个女儿,不可能将四个女儿分在两处生活,于是将朱万平和朱荣带出了朱启贵的房子,搬到吕书菊的住处。
      此后,朱启贵于一九八六年古历二月刑满释放之后,吕书菊风言风语的听说朱启贵已将他那间房子卖给了朱启富。
      听到此言后,吕书菊和孩子们专程找到了朱启贵。朱启贵郑重强调:他没卖屋,屋是给朱万平和朱荣留着的。
      然而,1991年,当朱万平和朱荣要回朱启贵的屋时,却遭到朱启富的拒绝,他说,房子已由朱启贵正式出售给他,再无孩子们的份。此后,又经过地方政府调处,终于未能解决。

      朱启贵和朱启富房产买卖无效法院却视而不见

      1993年5月16日,在万般无奈之中,吕书菊带着朱万平、朱荣住进了朱启贵的房中。当然,不是吕书菊要房,是朱万平、朱荣要回到她们父亲的房屋。随即,朱启富以房屋侵权起诉告吕书菊母女到法院。
      1993年6月12日,恩施市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朱启富请了两名律师,而吕书菊当时和几个孩子还在穷困艰难之中,何曾请得起律师!吕书菊母女三人,三个法盲,只好到庭应诉。
      庭审中,朱启富的律师出示了他与朱启贵的“卖房协议书”和朱启贵于1990年7月22日写买卖房屋的字据。朱启富的律师据此说明卖房合法,房屋已易主,并已办理了房产证到朱启富名下。
      尽管吕书菊母女不懂法,朱荣还是对这张“卖屋协议”提出了质疑,一是中证人当年不到18岁,没资格充当中证人,二是买卖双方的签名似乎是一个人的笔迹,要求等朱启贵归藉后再作判决。但是,恩施法院在1993年6月17日的判决吕书菊母女败诉。
      吕书菊母女随即上诉,但是恩施州中级法院于1993年9月16日在[1993]州民终字第279号判决书中判吕书菊母女败诉,维持原判。至此,官司打到了尽头。
      那些年里,吕书菊母女在艰难中挣扎度日,衣食尚且为难,又哪有闲钱请律师打官司,自己又不懂法,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母女们只有在背人处吞声痛哭……

      信访部门调查清楚但法院就是不纠正此案

      吕书菊上访这么多年曾经引起恩施信访部门的高度重视,深入调查了吕书菊为何上访了数十年的深度原因。
      1983年,吕书菊与因重婚罪正在服刑的丈夫朱启贵在法庭的调解下协议离婚,协议书中明确大女儿和三女儿归朱启贵抚养,房屋一间等财产归朱启贵,二女儿和幺女儿由吕书菊抚养,一些活动财产归吕书菊。
      在朱启贵服刑期间,大女儿和三女儿由朱启贵的哥哥朱启富代为抚养,但未尽到责任,吕书菊在半年后就把这两个女儿也接到自己一起抚养,直至成人。
      1986年3月11日,朱启富称与朱启贵签订卖房协议书,将离婚协议中的归朱启贵的房屋一间以200元的价格卖给自己。
      1993年,吕书菊带着三女儿住进了协议书中归朱启贵所有的房屋中,但朱启富以侵权为由申请人民法院排妨,在执行过程中,发生冲突,法院就给予吕书菊及女儿朱荣、朱艳、朱红等4人拘留15日的处罚。
      就排除妨碍案件,吕书菊经历了州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多次要求启动审判监督程序,不是没有进入到立案环节,就是超过了时限,没有实质的结果。
      关于一间房屋的归属问题,调解离婚时法庭的调查材料显示:小孩一个人养两个,房屋也一人一半,但最终调解离婚的协议书中条款成了小孩双方各养两个,房屋却全部归朱启贵,由于自己不识字才签了名字。
      吕书菊称:在离婚调解协议书签字大约一周后,自己在搬家的时候,法庭审判员瞿书凡和书记员冉茂才在现场做工作,要吕书菊把自己的半间房屋送给朱启贵抚养的两个小孩,自己一想也不是外人就答应了,但他们却没有补材料。当时的婚姻法对于房屋等重要财产一般在满八年后就应纳入夫妻共同财产范围,吕书菊对调解离婚法庭的调解不公。
      1984年元月24日吕书菊与朱启贵协议离婚后,作为大女、三女代养人的朱启富明明知道朱启贵和其抚养的两个女儿只有这一间房子,朱启贵如果把这间房子卖了,最起码这两个女儿是没有地方住的,在这种情况下,朱启富却把这间房子买了,作为一名教师是不会不知道这些法律知识的,另外,吕书菊还认为此买卖协议书签名不是朱启贵本人,是朱启富虚构的,买房子的手续办理更是值得怀疑。
      朱启富在1993年因吕书菊母女入住涉案的一间房屋而提起的排除妨碍诉讼中,由于朱启贵未到庭,吕书菊认为法庭没有查清事实,随后却被法院在执行过程中将母女拘留。吕书菊对案件审理不服。
      法庭审判员瞿书凡是原离婚案件的主审法官,其妻子与朱启富妻子是叔伯姊妹关系,其实他们早就在利用吕书菊不识字而做手脚,才导致吕书菊今天的结果,所以,吕书菊要求当时办案的瞿书凡、冉茂才和她自己一起找领导才能把事情说清楚,才能解决问题。
      可是,吕书菊上访了数十年,信访部门调查的清清楚楚,但恩施州法院拒绝倾听吕书菊一家的呼声,吕书菊一家又从何方能够讨还公道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手机版 武汉耍耍网|武汉桑拿|武汉夜生活|武汉夜生活网|武汉桑拿网|武汉夜网论坛 Discuz! X3.2 Powered by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